放置原创小说和读书笔记的主页,内容目录详见合集


愿能传达爱与希望的故事
 
 

【小说】现实的边界线(2)

【2007 年 11 月 2 日(五)】


今天我是第一个回到家的。太阳将近落山,光的温度还留着,我就没有立刻进屋去,也没有让Violet知道。这一整天、应该说是这一阵子,我都觉得有事情亟待思考。总有些模模糊糊的疑问,某种让人放不下心来的直觉的焦虑,在催着我去得出什么答案。

我需要的是一个人的时间和空间。但不是自己的小房间,虽然那扇门可以上锁,窗帘也可以隔绝屋内与屋外的视野,但是不对,我还需要和我的元素一起思考。

就这样,我在屋后小院的阳光里坐了一阵。跟身旁麦穗形状的植物牵着手,轻轻晃着,听着它们的感受,让甘甜而凛冽的秋风从我们身边一丝又一丝地掠过。

“麦穗形状的植物...

11 Dec 2018

【小说】现实的边界线(1)

【2007 年 11 月 1 日(四)】


11月的开始,从今天起我想恢复记日记的习惯。一是为了不再忘记每一天的经过、不再错过一些可能有意义的想法,二是为了在这异乡和自己的语言维持一种合适的亲密度。

到A国来已经两个月了,现在我们所有人都聚在了L城,住在Tulip队长买下的一栋3层别墅里,我们照旧叫它“花园”。现在我出了国,上了大学,已经可以全天候和伙伴们住在一起,不用每天晚上往家里跑了。

L城是大学城,比起家乡来要小得多了。它宁静,悠闲,有森林、海岸、运河、红砖墙的沿河小楼和时常空无一人的石桥和小巷。在大学和商业街区,一切却依然是纷乱的陌生和新奇,有肤色各异的人们来来往

07 Dec 2018

【小说】现实的边界线(序章)

【20** 年 6 月 1* 日 】

 

总之,他很美。

他的心灵是纯洁无垢的,同时却毫无自觉地带着一种伤害他人的能力。天性的恶,或者说,是孩子捉住昆虫看它挣扎时露出的那种阳光一般的笑容。就是这一点让他显得最为迷人。

他总有一种受难的倾向,一种要把自己丢进痛苦中的惯性。所有微小的痛苦放在他身上,都会让你觉得巨大得承受不起,但他会对你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同情不以为然。就像一颗小小的石子丢进湖里,能够激起无限大的涟漪一样,就像你看不到石子最终会落到湖底的什么地方一样,他是由深不可测的水一般的灵魂构成的。

他的爱……一定是非常理性而精确的...

02 Dec 2018

【新连载】《现实的边界线》

12月开始,18年也快结束了,赶在月初开一个新连载吧。

这次要开的是《人偶学院》的续作,题为《现实的边界线》。

《边界》的初稿是许多年前就有的,这次连载,也就要挨章重置了(笑)。

时间线上是在《人偶》开始前发生的故事,也可以说是前传或者回忆,同时还会比较具体地讲述《人偶》里没有怎么涉及的世界观问题,这也是我让它作为第二部的理由。不过,就算没有看《人偶》而从《边界》的视角进入故事,不仅一样可以成立,也许还会有完全不一样的阅读感受。

小说主要是以女主角的日记为载体,从她的视角去记叙大学第一年一个月里发生的“现实”与“超现实”的各种事件。女主角个人化的第一视角,日记作为一种虚构和现实之间的题...

02 Dec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尾声)

尾声、 在金色的天空下


他站在人群的洪流中。

大礼堂的汇报演出刚刚结束。

穿着校服的引路的孩子们,忙着合影的中年男女,互相搀扶的笑呵呵的老人,四处奔走的教师和工作人员……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反而显得稀有了。

“共祝母校115岁生日快乐!”

两栋教学楼之间,鲜红的条幅上是白色的大字。风很大,天是碧蓝的晴,人们的发梢和条幅一起在这晴天下自由地随风飞舞。校园里几棵银杏树的叶片又变得仿佛金箔纸包裹着一般了。

距离上次站在这里,有将近7年半。他的学校竟看不出有什么陌生之处。

除了教过他的几个老师已经升迁,有的到了教育部,有的到了新办的分校当校长和学科带头人,其余的一切几乎都还...

14 Nov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二十一)

二十一、战场


2010年6月7日 星期一 天气晴朗 微风 最高温32摄氏度 一切准备就绪

对一些大人来说,新的一周和过去毫无二致地开始了。京城早晨的交通因为某些路段限行比往常更拥堵一些,这是件烦心事。对一些孩子来说,他们将校园借给另一些孩子,从而获得两天假期,这是件快乐事。对另一些孩子来说,这一天和下一天就是他们世界的全部,他们人生的全部。

早晨8点整,刘学陪着意昕走到了学校附近的西饼店,小鱼和安琪在那里等他。他们为了省下早晨赶路的时间,前夜就在附近住了酒店。意昕因为不好意思家长陪着,在和他们见面之前就让爸爸先回家去,刘学没有办法...

14 Nov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二十)

二十、小团圆


这一定是个错误的选择。

必胜客的服务员阿姨刚送来菜单,意昕就已经开始这样想了。

他和赵争明到的早,挑了一个靠窗的卡座。他们俩坐一侧,小鱼和安琪到的晚了点,坐到了另一侧,他的对面是小鱼,赵争明就正对着安琪。

他看见,小鱼和安琪从来的路上就一直拉着手。他想起天还很冷的那时候,他们一起在这城市的街头流浪的时候,他也爱抓着小鱼的手,偷悄悄地,让他的手从自己的肘窝里钻出来。他看见的这种拉手却不一样,这是人人都可以在大街上堂堂正正做的事,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他看见,身边这大个子的目光正热辣辣地扫遍安琪的全身。他只用追随赵争明的目光,就仿佛他替自己做着观察。

安琪,她和意昕想...

11 Nov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十九)

十九、我和他


已经再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。

意昕现在已经获得了解答——小鱼改变的理由,小鱼曾经当作秘密的那些事实,小鱼对他的感情。

一场侦探电影结束了,结束曲响起来,演员名单在漆黑的屏幕上滚动着,到了离席的时候了。

意昕却无法动弹。电影是完整的,结局是美好的,被那份欠缺感慑住的只有他自己。

还有什么没有结束。或者,至少应该等待,直到确认没有片尾彩蛋的那一刻。

可是时间并不等他,他身边的人们一个接一个离开坐席,回到原来的轨道中去,只剩他一个人还坐在空荡荡的黑暗里。

他变得无法一个人入睡了。

半夜两点,半夜三点。实在绝望的时候,他只得怀着刺痛的罪恶感从抽屉里拿出数码相机,一张...

08 Nov 2018

《惨败》节选:钢琴师的悖论

连病好几天,没精力更小说,于是发一篇读书笔记顶替。

是近些天关于某些作品的消失,以及和朋友探讨Lof和谐的话题,让我想起了这段半年前读过的故事。我愿意管这个寓意及广的小段叫做“钢琴师的悖论“,它一针见血地讲述了艺术家与自我审查的现状。

依旧是凯尔泰斯伊姆雷的作品,小说名为《惨败》。选段是男主人公柯韦什与在公园长椅上偶遇的酒馆钢琴师的谈话。

(加黑部分是我自己为强调所加)


当时柯韦什提及,当音乐家很好,他——柯韦什——相信,音乐家的生活确实是一种很好的和独立的生活,人们对此只需要才华,可惜他——柯韦什——不具备这种才华。打这以后,钢琴师更经常地提到他的职业和那个消遣酒吧。...

06 Nov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十八)

十八、告白


除夕那天下午,刘学开车载着意昕到小何老师家里去。

这一年寒假短,刘学也就没有考虑回老家的事。他听了意昕的提议,本是更想邀请何女士和肖瑜到自己家来,请他们吃顿好的再一起跨年,家里地方大,过夜也比较方便,可是小何老师以没有车不方便为由回绝了那个提案。事实上,刘家父子并不知道,老师和小鱼早就预备好了一桌亲手准备的饭菜,要给他俩一个惊喜。

意昕家在城南,小何老师家在城北,就算不堵车也要开上一个多小时。在这种时候,意昕总会厌恶起这个城市之大。假如北京城能够再小一点,又或者,他们两家能够离得再近一点,爸爸和小何老师是不是就能多见几面,他也不用等到如此特殊的时节才敢提出一次聚会的要求了...

02 Nov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十七)

十七、异化


到了周日,天鲜有地晴了,屋外刮着大风,阳光从空旷的淡蓝色天空降落在待改错的卷子上,意昕收到了小鱼自己发来的短信。

【意昕 我现在可以用手机了 这是我的手机号】

这个写法,怎么得着了手机还像个老人家似的!意昕坐在他的课桌旁,克制着激动的心跳,兀自对着小小的手机屏幕笑了起来。

【太好了!手机号我存下来了。你在老师家都好吗?这几天都干什么了?不过你怎么还不会发标点啊?】

过了一小段极其宁静的只有阳光和风声的时间,收到了回信。

【我打字慢 发标点好麻烦 但是我会习惯的】

又过了一会儿,又来了新的一条。

【意昕谢谢你 我这...

01 Nov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十六)

十六、回归


那是孩子们所不知道的事。

刘学,45岁的单亲父亲,人生头一次遇到儿子离家出走这等大事,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找回儿子,而是去联系那个陪伴儿子一起学习三年之久的青年女教师何煜宁。长久以来,他就把这位国外深造回来的女老师当作儿子的第二个妈妈信赖着,并且,假如儿子没有突然提出要去学校里读书,何女士还能和他们父子相处个几年,刘学也不是没有想过向她求婚的事。事实上儿子去了学校,何女士也没有再和他们家密切接触的理由,这个打算就只能遗憾地被抛在脑后了。当然,就算不谈感情问题,何女士客观上也是个十分可靠的、和刘学自己有着相似的教育理念的“进步”女性,她不仅可以弥补刘学作为一个只精通数理的男性的认...

16 Oct 2018

【原创】深海中太阳升起(十五)

可以说是思前想后了很长时间,还是决定继续把这个故事写完。虽然之前的发展也可以看作一个开放结局,但是这之后的结局中才承载着我真正想表达的东西。也请大家继续关照了。

(合集功能真的很方便,之前的连载很容易就可以一目了然,就不放上一回的链接了。)

==

十五、亦始亦终


天冷极了。

空气中布满了灰色烟尘的气息,正午刚过不久,一切却都是雾蒙蒙的,分辨不清太阳的所在。

12月31日,2009年的最后一天,意昕和小鱼出走的第19天。

他们走在一座天桥平台上。眼前不远处,就是京城一大商业中心的广场入口。一切都吵吵嚷嚷的,人多得很,车流发出单调的轰鸣声在脚下缓缓移动。商场门口的枯树枝上挂着没有...

12 Oct 2018

《给未出生的孩子做安息祷告》——节选2

也许你们对这方面的事已经听烦了, 但我还是要给你们讲个故事, 如果可能的话, 请你们在此之后对其作一解释。 既然面对的都是清一色的老油条, 那我就长话短说, 无庸赘述, 只画龙点睛地提几个词条, 如集中营、 冬天、 运送病人、 运牲口的货车、 只有一顿冷饭的配给;虽然车要开谁知道多少天, 可口粮却是以10份为一组来配给的。 我躺在一个被当作担架的木头框子上, 睁着一双饥饿的眼睛, 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人, 确切点说是盯着一...

04 Oct 2018

《给未出生的孩子做安息祷告》——节选

对了,就在此刻,在我深沉、黑暗的那个夜晚,与其说我听到不如说我看见了社交聚会上的交谈,看见了我周围那些忧伤的面孔,不过每人都戴着他们当时扮演的角色的面具,有笑的,有哭的,有狼,有羊,还有猴子、熊、鳄鱼,一帮乌合之众在那儿小声地叽里咕噜,就像在末日的渊薮里,主要角色们跟伊索写的恐怖故事一样,在接受最后的历史教训。有人突然冒出了一个令人伤心的念头,让每个人都说出自己曾在哪儿呆过,于是,一个个地名便开始像纤弱、零星的雨点从一块飘过的浮云中洒落下来:毛特豪森、顿波根、雷斯克、西伯利亚、总合监狱、拉文斯布吕克、弗乌特卡、安德拉斯乌特60,接着还有作为流放地的村庄的名字,1956年后的监狱,布痕瓦尔...

20 Sep 2018
1 2 3 4 5 6
© 紫藤时英 | Powered by LOFTER